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东莞广告伞 >> 正文

【江南小说】蒙娜丽莎的微笑

日期:2022-4-23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与君分手的那天,天正下着雨。

我跌跌撞撞的奔出君的家门,一头钻进茫茫细雨中。君脸色苍白的倚在门口,望着我一步一步的走远,任凭那把精致的小红伞滑落在地,又被风吹起,落入雨中。

雨,毫不留情的打湿了我的长发和衣裙,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从我的脸际淌了下来,滑入嘴中,苦苦的,涩涩的。

我至此仍然不敢相信,那个口口声声说要和我天长地久海枯石烂的男孩,明天就要结婚了,而新娘不是我。多么庸俗的桥段,却偏偏在我身上发生了。所有的山盟海誓在我还未来得及整理的时候就灰飞湮灭了。

我的心情如同这下雨的天气,阴郁而苦闷。我们相爱六年的感情就被这样一句话轻轻的击个粉碎,我开始怀疑这世界上有多少东西是真的

雨不大,却很密集,像缠绵的针,针针刺在我的心头,痛得不能自已。昏暗的路灯在这初春的黄昏,似瞌睡人的眼,慵懒而散乱。

街道上冷冷清清的,偶尔有一两个行人骑着单车飞驰而过,飞溅的水花在路灯的照耀下发出耀眼的白。

路灯下的广播里,正播放着一支林志炫的老歌:“蒙娜丽莎你是谁?为何你的笑容那么美!……”我闭上双眼,又想君的话: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”

君是个优秀得不能再优秀的男孩。聪慧、勤奋、谦和、朴素、善良……几乎所有男人具备的优点他都有,就这样一个近乎完美的人,现在竟然要和我分手,跟别的女人结婚。我想不出我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,我美丽大方,举止优雅,待人和善,工作努力,唯一的不足的就是喜欢在他面前耍点小聪明,发点小脾气,吃点小零食。所有认识我们的人都说我们是男才女貌,天生一对,地设一双。

我喜欢君。不仅仅是他俊朗的外表,而是他那颗水晶般透明、朴实的心,有着不染纤尘的纯洁,就如玫瑰花瓣上滚动的露珠。我不知道露珠是不能见阳光的,尽管你用尽心血去呵护,它终究还是消失在空气中,就像君和我的爱情。

从君到我的住处,短短几百米的距离,感觉比走完一个世纪还要漫长。

雨,其实并不大,却是我一生中最大的一场雨。

冷静下来,我开始重新整理我和君的感情。君不是那种见异思迁的人,他之所以这样做,一定有他不得已的原因吧。既然上天注定了我们这辈子的缘份,我除了祝福,还有奢望什么?痛定思痛,我找出所有关于君的物件,统统付之一炬,就这样干干净净的结束我的恋情吧。

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幸福生活的权利,决定自己想要什么,不想要什么。我爱君,君也爱我,可我们除了爱情,就一贫如洗。我永远都会记得那一刻,君望着窗外淋漓的细雨,背对我,低声说:“阿媚,我们分手吧!”

什么?我以为自己听错了,惊愕地望着君。

我们分手吧!君重复着,冷得足可以让整个世界结冰。

我强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,颤声问:“为什么?是我不够好吗?……”

“原谅我。”君摇摇头,用小得只有他自己才听得见的声音说:“我明天要结婚了。”

似一个晴天劈雷,我被震晕在那里,好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。君要结婚了,而且就是明天。而我……我努力让自己保持镇静,镇静,再镇静。

“是吗?”我努力让自己保持那种最温柔最矜持的微笑,说:“那我恭喜你了!”说完,向门外走去。可一转身,腿就发软,险些晕倒在地。君赶紧扶住我,连声说对不起。可他又做错了什么?

君追出来说,阿媚,原谅我的自私吧!我虽然跟她结婚了,可我爱的还是你,永远都不会变。永远?我苦笑道,现在还跟我提“永远”这个词,这世上有永远不变的东西吗?谁他妈的可以告诉我,永远是多远?

君惶惶的,望着我,欲言又止,我粗野地推开去,转身夺门而逃。

君是从湘西大山里走出来的,那是一个山高路陡的地方,也是一个贫瘠荒凉的地方。我再清楚不过,君是如何从一个小山村里一步一步走向这个城市里来的,并慢慢地扎住脚,其中却有许多不易。

在君十二岁那年,他的父亲就因病去世了。无法想象他的母亲在那样一个穷山恶水之间,将君和他的妹妹哺养成人。

君说,他这辈子有两个要报答的人,一个是她母亲,另一个就是她妹妹了。他的妹妹小学毕业就外出打工了,赚钱养家糊口和供他上学的全部费用。那时候,妹妹刚刚十三岁。十三岁,应是少女的花季。那个年龄的孩子不是躺在父母的怀里撒娇,就是坐在宽阔明亮的教室里读书写字的年代。而她,小小年纪却跟母亲一起,挑起了生活的重担,为生计而苦苦挣扎。

君说,母亲年轻的时候,身体是很强健的,而现在却落下一身病根,这都是因为他。为了他能继续读书,母亲是夜以继日的劳作,哪怕是生病了,也是硬挺着,省下钱供他读书。

我一定要让她们过上好日子。君说这话时,目光跳动一种奇异的光茫。我的泪潸然而下,那时候我在心里暗暗发誓,这一辈子我一定要好好待他。

我是无用的男人。我不能给我爱的人幸福,这是我的悲哀。君像个孩子似的大哭起来,梅,忘记我吧,当作我们从来都不曾相识过。

可以吗?我低声问自己。心中所有对爱情编织的玫瑰花瓣,正一片一片凋落,心被牵扯着四分五裂般的痛。这就是我倾注一生感情的男人,就这样离我而去了。

我是个庸俗的人。君一次又一次的对我说,阿媚,我从小就穷怕了,我不能忍受你再跟着我吃苦受累。那种用苦水泡大的日子,我真的是过怕了。阿媚,爱情如果没有物质作后盾,所有的就如同空中楼阁。我们总不能空着肚皮谈情说爱吧!

一个字,钱!它虽然不是万能的,没有它却是万万不能的。

我无言。我只是公司里的一个小职员,出身在一个普通的工人之家,仅越过温饱线而已。君要的不是温饱?!

望着君那张清瘦而刚毅的脸,许多的话我一时不忍说不出口。是的,我有什么理由去责怪他呢?爱有什么错,错的只是在错误的时间和空间里遇到了不该遇见的人?!

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,不吃不喝,整天以泪洗面。我太爱君了,我无法想象离开君的日子该如何走过。我的内心没有我的外表表现得那样坚强。母亲生怕我出事,吓得班也敢不上,整天呆在家里时时刻刻的守着我。

君娶了市里某贸易集团老总的千金。婚礼办得是异常热闹,市里所有名门望族都去了,我也去了,悄悄的去的。躲在远远的地方看着君挽着老总千金缓缓地步入婚姻的殿堂。那一刻,我的心碎了,泪水再一次弥漫了我的双眼,再见了,我痛苦的恋人!

三天后,我简单的收拾了行李,踏上异乡的列车,我要找一个属于我的世界重新开辟我的生活。

在深圳,凭着我名牌学校毕业的名声,加上我自身的聪慧和美丽,很快在一家贸易公司找到一份工作,而且薪水也很高。这期间,不乏有许多优秀男士找我交朋友,但我总会在第一时间想到君。

君就像一个影子深深地刻入我的心扉,想忘记他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。我试着与男士交往,总是找不出恋爱的感觉,终是以失败告终。后来,索性不再谈朋友,把精力全力放入工作中。

寂寞的时候,我常常想起雨天里的那支歌:“蒙娜丽莎你是谁?为何你的笑容那么美!……”借以打发无聊的时光,常常是唱到最后,已是泪流满面。

这一来就是六年,这六年里我除了工作还是工作,许多事情都懒得过问。婚姻大事也就一拖再拖。前几天,接到老妈的电话,向我下最后通谍,要我今年春节务必回一趟老家,解决终身大事,否则就不认我这个女儿。

虽说母命难违,但我也确实累了,想想父母年事已高,自己也是老大不小了,是该找一个避风的港湾,好好休息,做一个相夫教子的家庭主妇。

我在所有追求我的人当中选择了宇,宇是我的同事,虽然没有君的高大帅气,但他有一颗温柔细腻的心,更重要的是还有着和君相似的家庭背景,宇是在孤儿院里长大的,他一路走来也是不易的。

宇不笑的时候,眉头微皱着,目光忧郁;笑得时候,目光清澈见底。这一点像极了君。也是这一点,坚定了我要嫁给他。

想到君,我又想到六年前的那一幕。我想,君的生活应该过得很幸福吧,娇妻豪宅,更有儿女绕膝。经过这些年,我对君早已没有怨恨,有的只是感叹命运无常。我想此时,君一定站在他的小院里,逗着他的儿子或者女儿,或者坐在书房挥毫狂草,一定是很幸福的生活着。

我把君的故事告诉给宇,宇听了,眼睛红红的,紧紧的搂住我说:“阿媚,相信我,我一定不会让你再失望。就让我来代替君吧。我虽然没有高官厚禄,也没有家财万贯,但我有一颗爱你的心,我保证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让你幸福。”听了这质朴的话,我还能说什么?

离春节还有好长一段日子,我就辞去工作,准备回到阔别六年的家乡。临行晚上,宇拉过我的手,郑重的对我说,等他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好之后,随后就来看我和我的父母。

一下飞机,我就直奔家门。

母亲早就迎在门口,接过我的行李,拉住我的手,不住的嘘寒问暖,顿时一股久违的亲情就如初夏的阳光,热烈而芬芳。

在家里,我意外的见到了君。那一刻,我们四目相对,久久的愣在那里,一句话都没有说。君一如六年前的样子,阳光而刚毅,只是清瘦中多了七分成熟,沉稳中少了三分洒脱。

“你?”我有点吃惊,君怎么会在这里?我抬头望向母亲,母亲把头扭向一旁,进厨房去了,父亲也借机走了,客厅里只剩下,我和君

“你还好吗?”君望着我,眼光中有某种东西在闪跃着,伸出手。

“还好!你呢”我终于又握住了君的手,温暖而有力。

君没有说话,望向窗外,窗外是一望无际的麦田,绿油油的麦苗青翠欲滴。

母亲进来了,笑道:“这几年多亏了君,家里许多事情都是君出面帮忙解决的。”父亲也在一旁附和。

我感激的望向君,君迅速的低下头,脸红红的,这让我想起跟君第一次见面的情形。也是这般低着头,红着脸,羞涩而可爱。

父母就我一个女儿。这些年我赌气独自在外,丢下他们一晃就是六年。这六年里,父母已在不知不觉中变老,生活中当真也实有诸多不便之处。有君在身边帮助,确让他们省心不少。

我跟君交往时,君经常来家里帮忙,扛袋大米,换个煤气,这些粗重活都是君做的。父母都很喜欢他。后来君要跟我分手,父亲生气的要揍他,被我拼命拦住。

母亲说,我走了后,君还是隔三差五的过来,帮家里修个管道,换灌煤气什么的,亲得就像一家人。

后来我才知道,君当初与老总千金结婚是缘于他的母亲。那时候,母亲得了癌症,治疗需要数十万费用。对于君这样一个家徒四壁的清贫学子来说,无疑是个天文数字。

在一个偶然的场合里,市某集团老总的女儿认识了君,从而就无可救药的爱上他。君先是义正辞言的拒绝了她,后是想方设法的躲着她。

女孩不知从哪里打听到君的母亲得了重病,由女孩的父亲出面,说同意帮助君治疗母亲的重病,唯一的条件就是和她的女儿结婚。君别无他法,一边是自己生他养他的母亲,一边是相亲相爱的恋人,两边都是他的至爱,舍弃任何一边,都会给他带来无可修复的伤痛。最终,他选择了母亲,因为生命只有一次。

在君结婚后不久,他母亲知道他所期待的儿媳是另外一个女子,明白当中关系后,偷偷地拔掉了她赖以生存的氧气管。

百善孝为先。我泪如雨下,君用他简单的行为为这句话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,这是一个多么重情重义的好男儿啊。令人始料不及的是,他的这番苦心,并没有得到他母亲的理解,抱憾而去。先前对他所有的不解一扫而光,反而多了几分同情,几分钦佩。

君的婚姻只维持了一年。我想那一年,应是君感触颇多的一年。跟一个自己完全陌生完全不喜欢的人在一起生活,那种滋味可能是比做牢好不了多少。

君说,他的那段短暂的婚姻,就像是做了一场梦。现在反而轻松多了,活得也实在。

君说,那时候他之所以对我那般绝情,是为了让我对他彻底的死心。他知道我的任何一个小小的举动,都会让他动摇。但是为了他的母亲,他必须这样做。

这一切我竟然一点儿都不知道。在心底,我对君早已没有先前那种怨恨,反而多了一些怜惜。这个可爱的傻瓜,什么事都喜欢自己独自一个人扛,什么苦都愿意自己一个人独自忍受。

离婚了的君,仍然在单位里做着他的小职员。凭着他的勤奋和努力,加上他的聪慧,年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,现已提拔到县里做代理副县长。

君说,他下一个目标是带领全县人民共同富裕,计划在2010年全县人均收入达到小康水平。而首先必须让全县所有乡镇都通上公路。要想富,先修路。君说这话的时候,满脸踌躇满志,一副意气风发的样子。

我们重新开始吧!君忽然抓住我的手,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,那里面是一枚璨斓夺目的钻戒。嫁给我吧,阿媚。君单膝跪在地上,双手捧着钻戒,虔诚的望着我。

我笑了,很大声,很开心的笑了,自从与君分手后,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开心的笑过。

君也笑了,跟着我傻笑。

“咚咚”我听到身后有重物落地的声音,回头一看,是宇。从深圳追随而来的宇,刚好看到了这一幕,惊呆地望着我们,任手里的东西撒落一地……

亲爱的读者们,你说我是选择君还是宇?

北京治疗癫痫的医院是哪家
陕西癫痫医院有几家
治疗羊角风哪里医院好

友情链接:

恨如头醋网 | 小学学籍档案查询 | 泡泡堂手机版下载 | 销售员工激励方案 | 跳绳后的拉伸动作 | 在工作中成长 | 孕婴用品批发市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