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佣兵游戏 >> 正文

【客栈小说】谋杀

日期:2022-4-26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最近一段时间,公司老板孙来福反复琢磨一件事:采取何种手段,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孽子杀掉!

每当夜幕降临,孙来福不愿回家,来回踱步在办公室里,一直谋划杀孽子的最佳方案。办公室为套间,他在里间安置了一张床,日常生活用品齐全。虽说简陋些,比不上家中那座豪华别墅,但他觉得住在公司很舒坦,很自在!在他心中,那座豪华别墅如同坟墓,走进那座坟墓,他就想起含恨死去的妻子,就会看到十恶不赦,忘恩负义的孽子。

常言道:虎毒不食子啊!孙来福时常看着墙上悬挂的那副下山猛虎国画,内心纠结,生发犹豫。然而,即使老虎多么慈悲,那虎仔张着血盆大口,要一块肉一块肉地把自己吃掉,老虎能容忍吗?!

孽子已经将母亲逼死了,现在又在残忍地一步步向孙来福逼来,他很绝望。想起孽子所作所为,孙来福怒火中烧,禁不住嘴中不停恶骂:“畜生不如的东西啊!畜生不如的东西!”

孙来福非常懊悔。他想不通,当初为什么鬼迷心窍,领养了这个孽子!早知今天,他宁愿断子绝孙,老死时将财产全部捐献国家。

记得孽子不到一岁来到家中,孙来福夫妻俩百般疼爱,连续几夜兴奋得睡不着。从此一把屎一把尿,倾其全部心思哺育他。谁知孽子长大后,越来越不争气,读了几年书,大部分时间花在网吧上,经常变着花样在家中骗钱,结交狐朋狗友,无论孙来福夫妻俩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规劝,丝毫不被打动。后来得知自己是被领养的孩子,更加肆无忌惮,干脆辍学在社会混荡,吃喝嫖赌,五毒俱全,三天两头在外面闹事,让孙来福丢尽了颜面。更有甚者,有一次,孽子在外吸毒后回家要钱,孙来福妻子骂了两句,孽子抓住母亲头发,使劲将其按在地上打。孙来福出差回来得知后,气得热血能喝几碗,他想教训孽子,谁知竟被孽子一拳打来,满眼金花,鼻孔鲜血直流。

生活在这样环境里,孙来福妻子长期忧郁成疾,最终患肝癌死亡。母亲送葬那天,孽子居然与社会上“混混”吃喝玩乐!

孽子的罪状罄竹难书!妻子逝世多年后,孙来福想到自己年纪见大,打算找个老伴,有个精神寄托。恰巧这时公司里来了一位女会计,也是单身。经过长期接触,孙来福觉得她温柔贤淑,两人情投意合,有相见恨晚感觉。正值两人商量结婚当头,孽子知晓,从中作梗,甚至跑到女会计家威胁,刀子扎在她家桌子上,着实把女会计吓得不轻。后来孙来福与女会计见面,总是偷偷摸摸,提心吊胆,把个堂堂公司老板弄得灰头土脸,无地自容。

打这时起,孙来福恨不得孽子遇上车祸,或者得上不治之症,一根肠子扯断,从此了却烦恼。然而,孽子不但没事,反而更加猖獗。经常来公司监督孙来福与女会计交往,若是看见两人独处一起,便无休止纠缠,直到敲诈孙来福一笔钱才罢手。孙来福恨得直咬牙,想着这样日子没法过。于是,他感到长痛不如短痛,倒不如设计把孽子除掉,为社会和家庭做件积德事。

经过深思熟虑,孙来福决定以“黑”吃“黑”。通过关系,几经周折,与社会“黑老大”取得联系,让其绑架一位“仇人”,商议向“仇人”家中索要赎金五十万,如报警,立即撕票。撕票后,孙来福支付十万酬金。倘若对方付清赎金,孙来福表示一分不要,只要达到教训“仇人”目的足矣!“黑老大”一拍即合,横竖都有钱赚,满口答应。于是,双方急切拟定实施计划。

实施计划前,孙来福万念俱灰,感到此事非同小可,一旦东窗事发,自己必遭法律追究。想来只要笑看孽子报应,即使受到法律严惩,死不足惜。与其痛苦地活着,不如快乐地解脱到天堂,那里妻子正等候着自己。想到这些,孙来福全身释然,抓紧着手准备后事。

他首先想到女会计,不能连累这位善良的女人。他向女会计提出分手,说是让双方冷静思考一段时间再说。女会计满腹委屈,嚎啕痛哭,孙来福心里比刀割还要难受!

接着,他将十万酬金准备好,只要绑架成功,他立即报警,让对方撕票。

这一天,按照实施计划,孙来福带上孽子照片,来到一家约定的酒吧,又走进指定包间。在窗前坐定,他打开电视,电视正在播放连续剧,片名不清,似是警匪片,里面车辆追逐与枪战混作一片。孙来福无心观赏,脑中盘算着只要准备周密充分,就可以稳操胜券!

一杯香茶品完,敲门进来一位戴墨镜年轻人。看到孙来福,年轻人立马摘下墨镜惊叫:“怎么是你呀?”

孙来福定神一看,差点晕倒,张大的嘴巴想不出如何合上。站在自己眼前的不是别人,正是孽子!

没待孙来福缓过神,孽子落座,翘起二郎腿晃晃悠悠道:“没想到堂堂孙老板来找我们。你说何必呢,有事要办,直接交代我就行了,绕了那大一圈,钱到时让人家白白提成一半,多可惜!”

孙来福脑里一片空白,如同被人打了一闷棍,楞在那里,实在想不明白,怎么会发生这样事呢?片刻,他冷静下来,感到计划失算了,他得收拾残局,赶紧离开。他猛地站起,夹起公文包便走。身后孽子见之,也慌忙站起,喊道:“怎么啦?别走啊!你还没有把‘仇人’照片给我呀!”

孙来福止住步,转身指着孽子愤恨地说:“你要照片是吧?你……难道还不知道是谁?”说完,一把拉开包间门,走出后,“嘭”的一声,门关得山响。

隔日,孽子到公司找孙来福。见面后喜气洋洋地说:“你的事我办了。只是不知她家可有其他亲属联系?赎金事估计泡汤。要不干脆撕票,你给我十万元。”

孙来福脑中一团雾水,惊讶地问:“我叫你办什么事啊?”

孽子从沙发上跳起,叫道:“就是那女会计啊!咦,你别翻脸不认账呀!”

孙来福顿时气晕,半天缓过来说:“你这畜生,谁让你绑架她了?”

孽子更加张狂,走向孙来福,眼神透着凶气地说:“不是你对我讲‘你要照片是吧?你……难道还不知道是谁?’这句话?在你熟悉人中,除了她,我还能知道是谁?估摸就是你提出分手,她纠缠你不放。”

孙来福瘫坐在沙发上,几乎哀求地说:“你弄错了。把她放了。”

孽子大叫:“放了?我费了那多功夫,赎金谁出?”

孙来福感到周身热血上涌,一口喷出,将办公室地毯染得鲜红……

女性癫痫病跟年龄有关系吗
治癫痫病的药物
车祸导致的癫痫能治吗

友情链接:

恨如头醋网 | 小学学籍档案查询 | 泡泡堂手机版下载 | 销售员工激励方案 | 跳绳后的拉伸动作 | 在工作中成长 | 孕婴用品批发市场